fbpx

微批

細微閱讀 深刻批評

界限處的花墟,流變不斷

* 文章摘自《根莖葉花──花墟的記憶與想像》   說到「花墟」的俗稱,活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人多半想起界限街、花墟道、園藝街、園圃街與太子道西之間的那個街區。四周全是拔起的石屎大廈,公路橫錯,街道卻詭異地擠…

干德道44號於2022年10月的外觀,筆者攝

發現戴望舒在香港的「對山居」

  「雨巷詩人」戴望舒在香港不單住過薄扶林道的「林泉居」,還住過干德道的「對山居」,他遷往「對山居」後,對「林泉居」的日子無限懷念,寫下〈過舊居〉、〈示長女〉、〈山居雜綴〉等名作;但「對山居」的位置更鮮為…

《性史》:張競生與情色小說

  民國十五年,《京報副刊》刊登了〈一個寒假的最好消遣法──代「優種社」同人啟事〉,由時為「北京大學風俗調查委員會」主任的張競生起草,向讀者徵求「性史」,詢問「你曾與同性(即男和男,女和女)戀愛過否?曾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