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漫談

顧嘉煇的音樂起步與花顯文

  特別的名字,常不經意鑽進腦海中休眠。前陣子掃墓,在鄰近的龕位,發現一個熟悉的名字:花顯文(1923–1974),但碑上的照片容貎頗為陌生,直至離開墳場,才慢慢喚起那休眠的記憶,他就是香港流行曲大師顧嘉…

界限處的花墟,流變不斷

* 文章摘自《根莖葉花──花墟的記憶與想像》   說到「花墟」的俗稱,活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人多半想起界限街、花墟道、園藝街、園圃街與太子道西之間的那個街區。四周全是拔起的石屎大廈,公路橫錯,街道卻詭異地擠…

干德道44號於2022年10月的外觀,筆者攝

發現戴望舒在香港的「對山居」

  「雨巷詩人」戴望舒在香港不單住過薄扶林道的「林泉居」,還住過干德道的「對山居」,他遷往「對山居」後,對「林泉居」的日子無限懷念,寫下〈過舊居〉、〈示長女〉、〈山居雜綴〉等名作;但「對山居」的位置更鮮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