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中文文學創作獎得獎作品被修改事件──小說組

報道

中文文學創作獎得獎作品被修改事件──小說組

立場報道,今晚稍早,香港公共圖書館承認有「負責編輯的工作人員未有就有關修訂的部分徵詢作者的意見,就進行付印工作」。康文署向作者致歉,表示會考慮重印文集,並檢討日後出版獲獎作品集的編輯工作。

今次事件圖書館和康文署迅速回應,道歉並承諾改善,實在可喜。然而,我們編輯室依然覺得需要報道小說組得獎作品被修改的情況,好使讀者更全面了解圖書館編輯人員對三種文類作何處理,以便日後能改善編輯工作。

小說組亞軍黃怡在她的面書上詳細說明她的小說〈林葉的街區〉如何被修改,並說明她原文選字、用字的考慮。

她注意到被修改的地方都關乎她寫作風格。她把外星人喚作「牠」(編輯改成「它」),是因為小說中的外星人是有生命之物,「直到『牠』跨過被買下、放進發泡膠盒的門檻,成為食物的『它』。『牠』和『它』就是想像和現實的切換之處。」這裡編輯似乎有所誤讀,把「牠」轉換成「它」,改變了原作者的構思。

黃怡在選用標點符號和長句子也有所考究,照顧到文章的節奏。「如果在一條街上加裝太多分號,就無法跳著小碎步邊走邊看有趣的風景了。」(編輯把她的逗號和頓號改成了分號)。

至於小說結尾,原稿有注明日期,並在日期後加上注釋,但刊出稿則刪去了日期,並把注釋落在最後一句之上。這明顯改變了小說的意義。黃怡指出,作品紀錄是特定時空的西環面貌,沒有了日期,就失去紀錄歷史的意義。「〈林葉的街區〉也是為了這個原因而寫:就算沒有那些大廈和街道、人和建築物的關係無法重演,也至少有小說可以為曾經存在的街區和變化作證。」這見證小說最後的日期是重要的,可見編輯在此草率地以為日期是多餘而刪掉。

獲得小說組冠軍的劉綺華,亦就我們查詢列出她作品〈鯊魚〉的原稿和刊出稿的對照表(見下圖)。

資料由劉綺華提供
資料由劉綺華提供

劉綺華指很多修改都是不必要的,「甚至有點莫名其妙,為甚麼『大嗚大放』不能用,要改為『大情大性』呢?」就我們所見的不同組別的例子中,我們看不到貫徹的編輯方針,我們從這些對照中,並不能看清在編輯眼中,到底甚麼能用、甚麼不能用,似乎編輯團隊缺乏貫徹的編輯想法,各按各認為是「對」的中文來修改文稿。(還有粗口被修改了,是基於淫審的考慮嗎?)

另外,劉綺華指編輯為她的小說加了很多感嘆號,「差不多所有嘆詞後都給我加上。我是刻意少用感嘆號的,因為感嘆號用太多,語氣反而沒有力度。」這種機械化的改法,給人的感覺是編輯團隊沒有深入到文字的肌理,而是看見嘆詞就條件反射的加上感嘆號。

作為香港文學團體之一員,我們當然樂見圖書館和康文署迅速回應,並考慮重印文集。然而,這事件所牽扯的問題,不單是修改與否的問題,就算圖書館一開初是原稿一字不改的刊印,也牽涉到編輯團隊的專業程度、編輯團隊的架構、他們對文學的理解,也關涉到作者、作品和編輯之間的多方權力關係。這些都是專業編輯需要顧及到的。

盼望康文署所說的「檢討出版獲獎作品集的編輯工作」是確確實實的檢討,校對和監修可以讓作者多點參與。作者與編輯本不是對立的兩方,把二者拉起來,有助把文集辦得更好。

 

【中文文學創作獎得獎作品被修改事件: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