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女の誕生

書評

痴女の誕生

不知道讀者看到《痴女の誕生》此書名時會想起甚麼?一位痴女的心路歷程自白?訪問色情影片業界裡面的痴女?痴女是不是俗語的「公廁」?答案是三者皆非。「痴女」本身是多重構成:所有明星本身都是一人的經濟體,這標籤首先就是市場學針對AV女優的形象塑造。其次,「痴女」又定義了某成人影片(Adult Video/AV)的類型,亦即與此同時決定了她們該如何演出,也決定了所需要的場景與文化符號,在觀眾面前呈現某種「屬性」。當然,這更取決於女優本身的外貌特徵是否能夠表現出這些標籤的文化意涵。例如女優蕾(つぼみ)、姬川優奈(姫川ゆうな)常出演外觀偏幼齡的蘿莉,或學生角色。三上悠亞則大體維持她偶像的設定,拍片以外會多點參與綜藝節目保持曝光度。又隨著女優年齡漸長,人妻作品會越來越多。「痴女」又是個怎樣的框架呢?又如何在影片中表現呢?這就是《痴女の誕生》想回答的問題。

環顧華語區研究成人影片的書籍大多是揭露業內生態的人類學報告、或探究區內網絡流傳及觀聽的傳播學研究;又或者兩者混合[1]。《痴女の誕生》落點則完全不同,乃是從歷史角度爬梳不同「標籤」內涵的系譜──AV的「符號」生產與其他文化範疇的互動,女優與導演對市場反應的演繹,以及法規改變對各「屬性/類型」的AV內容的轉化。

作者安田理央既是AV導演,亦就風俗業、成人影片、色情刊物等題材寫作。作者稱此書為他二十九年寫作生涯集大成之作。本書探究五種不同的屬性的描繪,包括「美少女」、「熟女」、「素人」、「痴女」以及「女裝/New Half」[2]。這五個標籤各有自己的發展軌跡,隨著市場需要細分,隨著社會情緒調節,進而衍生出更多相關的標籤。

痴女最初的意思只是「女色狼」,早見於1965年的《週刊現代》的新聞記事,指有女色狼在通勤途中觸摸男性下陰。但真正出現「會因凌辱男性而性興奮的女性」這女性形象則到九十年代後才出現。前身是極度投入性愛,但基本上還是受方的女性形象,例如1986年由黑木香作品《喜歡像SM的》(SMぽいの好き)與1988年豊丸作品《吸淫力~史上最強的猥褻》(吸淫力~史上最強のワイセツ)。而「痴女」的當代的意義則到1991年才成形。性感按摩師南智子在之後拍攝了《性感X技巧》(性感Xテクニック)系列,首作中她介入性生活不美滿的男女,治療他們各自的性冷感。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則是她以按摩前列腺輔以輕蔑言語,調教片中男優日比野達郎。全程她皆沒有裸體,或演出任何接吻口交情節。但更有趣的是,在1995年南智子的訪問集指出,這後來流行於AV作品的痴女形象是由女性所發明──由風俗店「亂Corporation」(乱コーポレーション)相傳下來的服務技巧。

「痴女」這詞在1995年的《我是痴女》(私は痴女)系列中首次被用上。但後來為甚麼成為業界主要類型,據作者所言,乃因為ヒデ倫系AV與自主規制AV之間的市場競爭[3]。當時主流女優都逐漸要出演「痴女」劇目,但有別於前述的「會因凌辱男性而性興奮的女性」的形象,逐漸主流化,弱化到「主動誘惑的大姐姐」的形象。

尺度稍為收斂的「痴女」形象在2002年出現新的變化,乃是名女優朝河蘭,及擅長導「痴女」片的二村仁所締造的。名女優朝河蘭曾以年演212套AV申請健力士世界紀錄(翌年則以304套打破自己紀錄)。他們「合作」而生的痴女則呈現出「無法壓抑性慾的發情女」的形象。二村仁於2015年受訪時曾表示,他既想成為「侵犯男性的強女子」,又想成為「被強女子侵犯的可愛男生」。而隨著痴女作增多,開始出現靠「痴女」形象定位的女優,例如潮吹女王紅音螢(紅音ほたる)。

圖片來自作者網誌
圖片來自作者網誌

但作者指出,2007年後乃是「痴女」這類型衰落之時,但並非因為沒有人看這類型,而是它已經完全主流化,成為大部分AV橋段的定式。這個字甚至不需要被用到,但已出現在絕大部分作品中,例如紗倉まな第四作已經是以往定位中的「痴女」作。在「痴女」的表現力似乎已被窮盡時,北島玲於「乱丸」中演出則開拓了「完全為了男性的痴女」的形象,有別於服務自己,他們翻白眼、狂叫以及氣味癖等接近野獸的痴女形象表達,在作者眼中已近乎恐怖片。

在作者眼中,痴女是唯一成功「逆滲透」的標籤,無論起源於女性而成為了男性所欲之物,還是起源於現實成為了幻想的主流。女性 AV導演山本若芽(山本わがめ)說,在她提出拍攝計畫時,常被說「痴女」這詞給人的印象太瘋狂,以男性為主的AV業界亦似乎不能完全理解女性想要調教男性的慾望。這最後催生了主要以美男子飾演女性向AV品牌Silk Labo,以羅曼蒂克的劇情作主打,繼續普及「痴女」的慾望。

這七十多頁的章節,思兼嘗試壓縮到一千字內總結,集中探討「痴女」表現方法的轉變。當中當然缺漏了很多諸如情色雜誌,不同風俗店與AV拍攝的關係,以及「痴女」所需要營造的劇情以及鏡頭處理等等。這書我認為值得稱頌的位置,是他既非停留於傳統文本分析,又不限於他作為業界人士的行內角度。他呈現的乃是各種不同的媒體生態所產生的習慣、符號如何被轉換成新的表達手法,乃是媒體生態學(media ecology)的角度,探討不同文化符號的動態如何被發射與吸收,再製造新的,吸引到顧客的表達手法。在日本有個有趣的統稱,叫Contents(コンテンツ),幾乎與媒體(media)等義,但更為集中研究其傳播的內容,亦更為商業導向,接近創意工業研究。

然而,我們單單探究AV媒體裡面不同的次文化動力已經難以窮盡,這當然也成為了這書的小瑕疵。在日本,動漫甚至影響到AV的表達手法,安田理央在第五章找到「女裝/New Half」被十八禁漫畫中的「扶他」影響[4],繼而得出女體上的陰莖這轉折點,但後來仍然回到生理男性擔任演員的主流。然而例如上述的翻白眼,最早則來自十八禁漫畫描寫的「高潮眼」(アヘ顔)。對於這方面不夠敏銳,安田理央在自己推特亦承認這點。

憑藉著男性對性幻想的改變,我們可以嘗試臆測日本男性對自身形象的轉變,從八十年代男性採主動,到現今採被動。他們希望有「人妻」照顧,又希望被「痴女」所帶領,欲求不存在的仿「二次元少女」。日本男性常被形容為慾望不大的「草食男」或是「頓悟男」,但對於無痛的幻想世界呢?也許能夠看到這些標籤下的暗流。

 

注釋

[1] 當中寫得比較多的要數港大的王向華博士,他主編的《日本情色:華人慾望》(2008)是思兼接觸到最早期的總論,他其後的主筆或主編的書有《日本AV女優:女性的物化與默化》(2012)、《蒼井空現象學:新媒體與形象行銷》(2013)等。此外還有日本評論人湯禎兆的《AV現場》(2005)則為香港出版最早,最為暢銷亦最為通俗的行業人類學報告。之外來自台灣的還有面書專頁「一劍浣春秋」的著作《AV春秋:史無前例!最詳盡的AV研究報告!》(2011)。有趣的是,連翻譯作品都有此偏好,本橋信宏的《新AV時代》(2014),溜池五郎的《AV女優的工作現場》(2014)都是人物訪談或自傳。以上書目或有紕漏,歡迎指正。

[2] 「New Half」字面意思為「新的半男女」。此詞指涉廣義跨性別人士,而非特指手術後的變性人。

[3] 日本針對不同媒體作出的倫理/色情管制要解釋起來很複雜。有別於香港由司法機構直接介入審查,日本多是業界自行管理的。要注意的是,日本處理的方法有點像荷蘭對大麻的管制,是「不問」處置,而非「合法」。最初由於是大盒的VHS影帶,日本ビデオ倫理協会(ビデ倫)當時掌握了大部分的租賃供應鏈,所以大部分廠商都願意加入審查以換取生意。

但情形在1995年開始轉變,當時為了對抗ビデオ倫的審查標準,亦由於VCD興起,出現了更多自主規制,不受任何審查機構規管的インディーズ系AV(Indies AV)。直至1996年,大手Soft on Demand(SOD)為了對抗當時ビデオ倫的審查標準,成立了當時的媒體倫理協會(メディア倫理協会)。

但要注意的是,這些監管機構並無任何法定地位。SOD初創時就以公然猥褻罪就曾被起訴。但隨著文化接受程度增加,那時候例如討論得最激烈的「陰毛是否要打格仔?」的標準已沒人再問。唯獨是兩條紅線日本政府握得很緊:於國內註冊並流通的AV必須要打格仔。所有無修正的AV片皆是國外註冊公司(如一本道、東京熱、加勒比等),前幾月亦曾經被警方查問。另外執法更嚴的則是參演女優必須年滿18歲。

[4] 「扶他那裡」是音譯自日文ふたなり,即雙性人。漫畫故事中通常是女角色因為變異而獲得陰莖(同時擁有兩套性器)。

思兼

思兼

慣性背叛自己,希望花心有回報,做香港研究的時候想念日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