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的英雄學院劇場版:英雄新世紀》:所謂的英雄,就是「ONE FOR ALL」

SampleX微批文學媒體計劃 漫談

《我的英雄學院劇場版:英雄新世紀》:所謂的英雄,就是「ONE FOR ALL」

若然我們要談「超級英雄」作品,讀者們的第一反應一定會是Marvel的《復仇者聯盟》系列。隨着十年前左右,Marvel把一系列的英雄作品有計劃地搬上大銀幕,「超級英雄」這個仿佛是上世紀的觀念重新被世界各地的觀眾所認識。那麼,若是談到日本的超級英雄作品呢?大家會想到的,相信就是,《一拳超人》吧?但今天不是要討論這部解構英雄概念的作品,而是另一部在日本風行,深受Marvel、DC等美式超級英雄漫畫的風格影響,極為「傳統」的超級英雄作品──《我的英雄學院》(My Hero Academia)。

《我英》講述在一個架空的日本社會,有八成人擁有名為「個性」的特殊能力。其中,有部份人使用「個性」為非作歹,被稱為「敵人」(Villain)。為了打擊敵人,就有一群人挺身而出,他們被稱為「英雄」。而主角綠谷出久(下稱「綠谷」)從小仰慕最強的英雄、「和平的象徵」All Might,但因為自身「無個性」(沒有特殊能力)的特質而無法成為英雄。綠谷在一場拯救既是竹馬之交、又是欺凌者的爆豪勝己(下稱「爆豪」)事故中,被All Might賞識到他願意自我犠牲的人格特質,於是便被傳承了個性「ONE FOR ALL」──一種結合「儲存力量」和「賦予他人」兩種特質的個性。傳承者會借此強化自身力量,並可以一代代傳承培育,將每代傳承者鍛煉至極的身體能力及個性不斷累積、變強。綠谷和爆豪二人亦入讀了培訓職業英雄的「雄英高中」A班,並以成為第一的職業英雄為目標。

近日,香港上映《我的英雄學院劇場版:英雄新世紀》,影片講述All Might擊敗能奪取他人個性的敵人「ALL FOR ONE」後,因喪失力量而引退,A班一群人來到故事舞台的那步島,從事職業英雄的就職體驗活動。在島上,A班一行人遭遇敵人NINE的襲擊。NINE前來那步島的目的,是要奪取島上的小孩真幌「細胞活性化」的個性。為了守護真幌,A班一群在島上和NINE及他的部下奮戰。最終,綠谷賦予爆豪「ONE FOR ALL」,並在力量完全衰退前,與爆豪聯手打敗了NINE,守護了真幌和其他島民。

原作者堀越耕平曾表示,「這次的電影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我的英雄學院》的結局」。雖然劇場版最後的最後,「ONE FOR ALL」的力量回到綠谷身上,但若我們將失去力量的安排視為整部作品的結局,我們就會發現,《我的英雄學院》是一部非常符合「英雄之旅」概念的傳統英雄神話。

「英雄之旅」的概念,出自比較神話學家約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的著作《千面英雄》。坎伯發現,在故事之中都有一套名為「英雄之旅」的敘事公式,將故事分為三幕共十七個階段的結構。這套公式可以套入所有的故事,由伊卡洛斯的墜落到「星球大戰」均可。引用坎伯的原話,我們可以把這套公式簡單理解為「一名英雄從平凡世界冒險進入一個非常世界──得到了神話般的力量,並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英雄帶着某種能力從這個神秘的冒險中回來,與他的同胞共享利益。」而在《我英》裡,我們同樣發現這場旅程。綠谷「無個性」的校園生活即是「平凡世界」;「雄英高中」即是「非常世界」;「ONE FOR ALL」即是「神話般的力量」。那麼,我們要問的是,故事完結時,那個「決定性的勝利」是甚麼?「和他的同胞共享利益」的「利益」是甚麼?

在回答這兩個問題前,我們要先明白到「ONE FOR ALL」、NINE,以及「ALL FOR ONE」對於綠谷而言,象徵了甚麼。

在《我英》裡,「ONE FOR ALL」是All Might給予綠谷的傳承。一方面,這是綠谷所敬仰的偶像給予的肯定,另一方面,它是召喚綠谷走入英雄之路的工具──讓他有力量實現他的渴求,也就是成為All Might,成為「和平的象徵」。若單只是在這個層面去觀看,「ONE FOR ALL」象徵着傳承。但「ONE FOR ALL」不單是傳承的象徵,更是具有自我犠牲的英雄特徵。在《我英》裡,當綠谷使用「ONE FOR ALL」,就會因為身體無法承受而受傷。這點,就如同英雄(hero)的字源,意味「保護並為他人奉獻」。

而在劇場版裡,綠谷決定放棄「ONE FOR ALL」,傳承力量給爆豪,如此便結合了「自我犠牲」和「傳承」兩層的意義。他藉此打敗了坎伯提出的「暴君怪物」(tyrant-monster)類敵人:「暴君怪物這角色在世界各處的神話、民俗傳統、傳奇、甚至夢魘中都很常見;他的特徵在各處基本上是一樣的。他是總體利益的囤積者,而這怪物則渴求着『我的和我所有的』這份貪婪的權利。」綠谷和爆豪使用了「自我犠牲」的力量,打敗貪婪地奪取他人個性的NINE,取得「決定性的勝利」,並且失去了一直渴求的力量和傳承,回到「無個性」的平凡世界。而他帶回來的,正是一種「犠牲自我,奉獻他人」的英雄價值。正如他願意把「ONE FOR ALL」傳承給爆豪,也正如他由故事開始時願意不顧自身安危拯救爆豪。

在Christopher Vogler的《作家之路》(The Writer’s  Journey)就提到:「在戲劇上,英雄角色的用途就是要引導觀眾走入故事。……就某種意義而言,我們都暫時變成了英雄,把自己投射到英雄的內心,透過他的雙眼來看世界。」我們通過《我英》的故事,通過綠谷的眼睛,感受了一次何謂英雄。所謂的英雄,就是「ONE FOR ALL」。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