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曼德拉的光輝歲月

SampleX微批文學媒體計劃 書評

曼德拉的光輝歲月

最近大家都提起曼德拉(Nelson Mandela),於是我想到Danny Schechter的《曼德拉A到Z:馬迪巴的多面人生》(Madiba A to Z: The Many Faces of Nelson Mandela)這本比較輕省的書。

顧名思義,《曼德拉A到Z》依照二十六個關鍵詞,分為二十六章,我們都知道,其實曼德拉留下了厚厚的自傳《漫漫自由路》(Long Walk to Freedom),而根據這本書改編的劇情電影《曼德拉──自由之路》,曾在2014年公映。手頭這本《曼德拉A到Z》,是方便我們快速回顧曼德拉生平的小書,藉此比較容易對照思考當下的香港。

 

囚禁中的《安提戈涅》

舉例說,第三章「Diplomat 外交官」說到,曼德拉早年是一名出庭律師,準備充足,能言善辯,邏輯嚴謹,他也清楚「在我們為自由解放而進行迂回曲折的鬥爭過程中,我任何突破的取得都不是單個人努力的結果,靠的是集體的力量,勝利也是屬於大家的,這是我們這項事業的指導原則」。

此外,曼德拉也像手腕高明的外交官,作者形容為「像極了在羅本島服役期間他在古希臘劇作家索福克勒斯的作品《安提戈涅》(Antigone)中所扮演的克瑞翁」。當曼德拉在囚的時候,囚犯決定在聖誕節搬演希臘悲劇《安提戈涅》。作者沒有再討論下去,但只要讀過索福克勒斯(Sophocles)的劇本,就知道《安提戈涅》是關於公民抗命的經典範本。

劇作中,伊底帕斯的女兒安提戈涅,違抗國王克瑞翁(Creon)的命令,下葬自己的兄長,傳統宗法與人定律法之間的矛盾,歷歷在目,古代文學家早就帶出了公民抗命的戲劇處境。可以相信,那一班六十年代的南非囚徒是有意搬演《安提戈涅》,有趣的是,曼德拉自告奮勇,負責飾演下達有違宗法的國王克瑞翁。

《曼德拉A到Z》也說到曼德拉的談判技巧。在囚獄中,曼德拉培養談判技能,因此專家分析曼德拉的談判時歸納了六點:「說對方的語言;藏好自己的底牌;毫不懷疑自己有成功的機會;準備充分;自信十足;絕不輕易作出不必要的妥協或讓步。」另一方面,作者也指出曼德拉有長遠思考的能力,總是做長期打算,因為他曾經服刑二十七年半,而且他相信歷史會站在我們這一邊。

 

卡夫卡與曼德拉有何相干?

《曼德拉A到Z》有幾個章節相當不錯,例如「Kafkaesque卡夫卡式荒誕體制」教我意想不到,看罷才知順理成章。

眾所周知,卡夫卡的小說相當荒謬,超乎一般現實,風格獨異,因此有Kafkaesque一詞形容之,此外作品的相關解說也人言人殊,神學的、精神分析的、存在主義的、馬克思主義的、政治的詮釋,各顯神通。《曼德拉A到Z》的作者只傾向政治方面,他認為卡夫卡小說「矛頭直指踐踏法律、剝奪人權的官僚主義,他筆下的主人公大多是這種病態制度的犧牲品。」

那麼,卡夫卡與曼德拉有何相干?

作者認為曼德拉面對的制度,就是「利用法律的威力為自己保駕護航」,用法律將不合理和壟斷的權力合法化,這不是以法達義,而是扭曲法理人權。書中羅列的一些法例(例如惡名昭彰的《Separate Representation of Voters Act》),令人難以置信。

香港的情況也好比當年的南非,甚至可以跟卡夫卡的小說比較。我們面對荒謬的處境,已有多年,不少人爭取民主普選三十年,好些老了,甚至去世了,都不得其門而入。甚至所謂「有商有量」,原來「冇商冇量」,政改無門,而隨之局勢在近年急轉直下。2019年,香港人為信念、民主、自由、公義,揭竿而起。

想不到,最近內會的鬧劇,取消中學文憑試(DSE)歷史科試題,監警會的片面報告出爐,有權有勢的人有反省過嗎?歷史恐怕又再重演,整個過程,回想起來都覺十分荒謬,堪可以跟卡夫卡的小說一比了。

 

光輝歲月

《曼德拉A到Z》有一章為「Voices raised up in Song 音樂昂揚着人民的心聲」,當中僅僅提到兩位歌手,我並不太熟悉。除了書中提到的,我還想到兩首歌,一首是U2的《Ordinary Love》(電影《曼德拉―自由之路》主題歌),另一首是Beyond的《光輝歲月》,都跟曼德拉相關。《Ordinary Love》的歌詞中有一句問話:Are we tough enough for ordinary love?,而《光輝歲月》肯定了「風雨中抱緊自由」的信念,「自信可改變未來,問誰又能做到」。

《曼德拉A到Z》最後一章「Zuid Afrika to .za 南非,從過去到現在」,總結了曼德拉成功的原因,正是「他具備驚人的信念;他引起了廣泛的國際輿論和各方稱領;他與媒體之間的關係取得罕見的發展;在南非歷史上,關於『救贖性政治』的習語和心理效應,具有橫掃一切的力量」。南非的成功經驗,總是歸因於偉人曼德拉,他當然可敬,然而看完整本書,我更希望他日香港的成功經驗,是歸因於每一個平凡、堅毅、忍耐而有心的香港人。

從曼德拉的生平,我想到,抗爭需要一種更強大的力量,而力量來自信念,也來自平凡的愛。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