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民粹主義的時代──《民粹時代: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前言

書序

二十一世紀的世界,民粹主義的時代──《民粹時代: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前言

本文轉載自《民粹時代: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圓神出版。

民粹主義的政黨與政治運動近年來在各個先進國家中竄起,尤其在被視為民主主義先驅的歐洲,民粹主義的成長更是特別顯著。現代日本也以「從眾主義」或是「作秀政治」來對其進行說明。

若地方議會的席次也包含在內,民粹主義政黨現在已在德國、奧地利、瑞士、義大利、荷蘭、比利時、丹麥、挪威、瑞典等各國都獲得多數席次。這點不僅成為熱門話題,也對以移民、難民政策為首的各國政治帶來強烈影響。

民粹主義政黨於2014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中竄出,在歐洲全境展現其存在感。尤其是英國的「英國獨立黨」(United Kingdom Independence Party)、法國的「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這兩個主張反歐盟的民粹主義政黨,在英法兩國的歐洲議會代表中更是躍升成為第一大黨。

這些民粹主義政黨,除了批評舊有政黨之外,也透過主張將外國人與移民的存在視為問題的「排外主義」、正面批判歐盟、活用媒體直接訴諸人民的政治風格,展現出明顯不同於舊有政黨的存在感,成功獲得許多厭倦傳統政黨政治的無黨派者的支持。

接着在2016年6月,脫歐主張在英國的脫歐公投中獲得過半數支持,這個結果不只震驚英國,也帶給全球強烈衝擊。主張脫歐的英國民粹主義政黨「獨立黨」多年來的主張,就以公投這種戲劇化的形式實現。但保守黨中的反對勢力,也確實參與了贊成脫歐的宣傳活動,因此這場公投結果不完全算是獨立黨的功勞。但如果沒有獨立黨腳踏實地展開訴諸脫歐的主張,最後更成長到足以威脅舊有政黨的地步,英國想必也不會走上從決定實施公投,到脫歐派獲勝的過程。

英國首相卡麥隆在投票結果確定之後立刻宣布辭職,由同樣出身保守黨的梅伊接任。英國開始航向脫歐這條前途多舛的航路,全世界都屏息守望這個國家與歐盟的未來。

民粹主義現象的擴張,不只局限於歐洲。日本由橋下徹領導的「日本維新會」在2012年的大選中,透過嚴厲批評自民、民主兩黨而崛起。儘管「大阪都」的構想在2015年的市民公投中失敗,導致橋下退出政壇,但以大阪為中心的「維新會」,至今依然是相當有分量的存在。美國沒有公職經驗的川普,也宣布角逐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並透過正面批評當前政治、敵視墨西哥移民與伊斯蘭教等手法,瞬間獲得廣大支持,最後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代表共和黨參選。接着在十一月的大選中顛覆坊間的普遍預測,擊敗希拉蕊.柯林頓拿下總統寶座,帶給全球強烈的衝擊。

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彷彿已經迎向「民粹主義的時代」。

本書的目的,就是嘗試從正面闡明、剖析民粹主義這個現代世界最顯著的政治現象。

話說回來,我們該如何看待民粹主義在世界各地的崛起呢?尤其是在民主主義應該已經向下紮根的歐洲。歐洲的各個先進國家是日本開國以來的楷模,但民粹主義政黨在這些國家耀武揚威,除了脫歐之外,也逐漸影響國家的基本走向。這個現象又該如何解讀呢?

本書承襲這樣的問題意識,除了賦予民粹主義理論上的定位之外,也以歐洲與拉丁美洲為主要舞台,分析民粹主義成立的背景、在各國的發展與特徵、以及政治方面的影響,同時也會提及日本與美國的狀況。並且也透過釐清民粹主義的多面性及功與過,揭露民粹主義做為現代民主主義之「瓶頸」的真面目。

我特別想透過本書提出的是,民粹主義是否清楚地展現出民主主義內在的矛盾呢?因為如同本書所示,愈是深入探究現代民主主義所仰賴的「自由主義」價值與「民主」原理,民粹主義的現象就變得愈正當化。

現代的民主是否正在作繭自縛呢?

開拓民粹主義研究新境界的政治學者瑪格麗特.卡諾凡(Margaret Canovan)曾表示:「民粹主義,就像附在民主身後的陰影。」如果民主的成立與發展正是民粹主義的溫床,那麼沒有民粹的民主也不可能存在。

據說現在正進入「後民主(民主主義之後的)時代」,希望本書在這樣的時代中,能為大家釐清「民主悖論」的問題,並理出解決的頭緒。

水島治郎

水島治郎

日本民粹主義研究權威。 1967年出生於東京都,東京大學教養學部畢業,1999年於東京大學大學院法學政治學研究科博士課程畢業,取得法學博士學位。 曾任甲南大學助理教授、千葉大學法經學部助理教授等職位,現為千葉大學法政經學部教授。 專攻荷蘭政治史、歐洲政治史、比較政治。 著作包括《戰後荷蘭的政治結構――新統合主義與所得對策》(東京大學出版會)、《翻轉的福利國家――荷蘭模式的光與影》(岩波書店)、《保守的比較政治學――歐洲.日本的保守政黨與民粹主義》(岩波書店)等。 2017年,他以本書榮獲日本社科類作品指標獎項的「石橋湛山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