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易服者的陽剛自白──讀《The Descent of Man》

書評

一個易服者的陽剛自白──讀《The Descent of Man》

「勞資糾紛」一詞近月在網上非常流行,大有成為潮語的潛質。在網絡語言中,這當然不是指一般人理解的勞資糾紛。網民以「勞方」和「資方」比喻強姦案中的受害人和加害者,意指案中其實沒有人被強姦,受害人只是因為和對手「傾唔掂數」,才報警謊稱被強迫發生性行為。同一個「笑話」,在每一宗強姦案的留言串下無限重複,說的人樂此不疲。隱含的意思就是,每個女人都有個價,都是潛在的妓女;只有談不攏的肉金,沒有錢買不到的女人。

在女性身體仍然被視為貨物的香港,近年不斷有人高呼女權過大,非常有趣。不過,這些深感女性威脅的港男並不孤單,國際社會也有不少男權主義者秉持類似的主張──英國藝術家 Grayson Perry在新書《The Descent of Man》中就形容,父權制度只是朝平等稍稍靠近了一點,卻已經高聲尖叫,彷彿已經被它仍在壓迫的群體踩在腳下。

現年57歲的Grayson Perry是英國重要的當代藝術家,常以現代西方社會的符號和現象為題材創作。他同時也是媒體寵兒,去年在Channel 4主持了一個名為《All Man》的電視小輯,探討陽剛特質的極致呈現。他在這個節目中提及的身份除了藝術家、丈夫、父親、男人,還有易服者一項:他自言由十二歲起開始穿女裝,因此「一直被迫思考性別問題」。《The Descent of Man》在節目完結後出版,他以異性戀易服者的身份,提出陽剛性帶來的問題及可能的解決方法。

他常以Claire的身份出席公開場合,濃妝搭配粉色系荷葉邊蓬蓬裙的過度可愛造型深入民心,與他自述的陽剛表現形成巨大反差。生於暴力家庭的他,以前被別車切線就暴跳如雷,生氣時砸電話,甚至因為水溫過熱而打爆浴缸,因為接觸到藝術和精神分析才逐漸改變行為模式。他在書中提出的問題,如白人中產男性的隱形優勢、性別的展現性、陽剛崇拜與暴力的關係等,其實都相當顯淺,談不上新意,但他勝在夠老實,一開始就承認自己也具備不少他觀察到的陽剛特質。隨筆的語言淺白,結合社會現象觀察和個人回憶與自省,很適合作普及化性別意識之用。

女性主義之所以存在,不是因為女人要「攞着數」。在權力與利益的再分配之外,女性主義其實也關乎男性的權利:軟弱的權利、犯錯的權利、相信直覺的權利、表達情感的權利,並且讓他們從顯得「不夠陽剛」的羞恥與焦慮中解放。拆毀以性別之名建造的牢籠,大家都更自由,何樂而不為呢?

*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查映嵐

查映嵐

寫字的人。英國 UCL 歷史學士、藝術史碩士,現居香港,賣字為生,會寫評論,當編輯,做策劃,等等。願意當個誠實的人。博客的名字是「崩壞之年」。

發表迴響